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永泰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21:33:1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永泰白癜风医院,福建白癜风主要病因,法库白癜风医院,吉林白癜风,河南白癜风病因,宁津好的白癜风医院,图们白癜风医院

□ 未 再

  “乖巧的、长进的,自然能挣个好前途。其他计较太多,没好处。”杜班主继续道。

  话是有道理的话,可是和厅堂一样透着冷意。小云不敢不暖和自己,搓着手臂,半懂不懂,但她想她必须要懂,就顺从地点了点头。

  杜班主无奈地笑了笑。他原是不大会笑的人,笑起来眉毛扭曲,更像哭。他是吃惯苦的,不善言辞,又从来威严,儿子见了都怕得像耗子见着猫。他也不太会安慰小女孩,只惯常命令着,讲那些儿子厌弃的世故大道理。

  小云却望着杜班主出了神。她想念自己的父亲,温雅善谈,将自己当掌珠。她一想又想哭了,且忍住了。眼前,光影重叠,是杜班主?还是爹?

  她还是想哭,忙垂下头。一双粗糙的大手,抚在了她的发顶,厅堂的冷好像散了点。

  庆姑待小云有种暧昧的好,买了新衣裳新裙子,把她打扮得像个女学生。小云麻利地编了辫子,两条粗粗的麻花,荡在身后,扎了蓝头绳。

  庆姑要她同展风多相处,催促小云:“同他们玩去吧!”

  小云就跑去弄堂里。

  展风是孩子王,正纠集男孩玩耍,有左右两个“将军”,小云听到展风叫他们“徐五福”和“陆明”。徐五福和陆明在展风的指挥下围着归凤,教她滚铁圈。这种游戏男孩在行,归凤总是滚几步就倒。

  徐五福叫:“归凤,你怎么那么笨?”

  展风赏给徐五福一个“毛栗子”,徐五福就不甘愿地去捡滚在一边的铁圈。

  铁圈被小云捡了。她驻步不前,又犹豫又害怕,终是暗暗鼓了气才上前:“给你,展风哥哥。”又申请,“我给你们捡铁圈?”

  展风见她又眼热又渴盼又可怜的模样,颇感烦恼。他回头看看归凤,似要等归凤的意思。归凤低下头,又是不作声。

  陆明看不过去:“干吗不带她一起玩?”

  小云巴巴望着归凤。归凤的心,原本就是棉花做的,硬不起来,反自疚,更无言,就拉了拉小云的小手。

  展风松一口气,手一挥:“一道白相!”俨然这个小世界的主宰,现在同意把他的友爱均分下来。

  小世界的主宰终究也要服从大世界。

  那边,杜班主叫:“野小子野到哪里去了?快过来拔台基,要拜师了。”待展风跑了过来,扬手要打,展风“刺溜”一下躲到庆姑身后,庆姑揪着他去排队。

  戏班子里的人齐齐站到天井中,小云和归凤也恭恭敬敬按年龄排到最末去。小云扫一眼,独不见筱凤鸣。

  杜班主点起香,请出明皇相,扯出班旗,上书“庆禧班”三个大字。

  众人井然有序地参拜。庆姑把小云领了上来。

  前一晚,庆姑把小云带到后天井,问:“你可会唱戏?”

  小云眨眨眼睛:“我会唱小曲。”

  “唱一支听听。”

  小云清了清嗓子:“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……”

  庆姑琢磨了,满意了,说:“嗓音松脆,还能练练,明朝开始我教你唱戏。”

  这是决定,并非征询。

  庆姑也是不得已。生活有太多不得已。浙江迢迢赶来上海的戏班子,尚找不到待见的戏台邀长约,每天在这里唱一场又到那里唱一场,游来游去,只能挣口粮。

  先前展风的病折腾了小半积蓄,是去了西医那儿看的。他们还是不放心,毕竟宝贝独苗,就请算命先生来批八字,说是要讨合八字的童养媳冲喜。但展风已经有了童养媳,就是天生有一副好嗓子的来归凤。算命先生坚持己见,非说旧的不好,新的妙。杜班主起初并不肯,说这做法不合道义,但拗不过妻子对儿子的溺爱,省不得大洋还是讨来新的童养媳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用敏柏灵能治好我的白癜风